首页 > 文章 > 争鸣 > 网友时评

听说司马南“要整死某想”?

林爱玥 · 2021-11-25 · 来源: 林爱玥
收藏( 评论() 字体: / /
这两天,某想的瓜越吃越大,网上网下热议的话题基本都离不开某想,对此,司马南肯定是“功不可没”的。

  这两天,某想的瓜越吃越大,网上网下热议的话题基本都离不开某想,对此,司马南肯定是“功不可没”的。

  截至目前,司马南前后做了七期某想的视频,从高管高薪资高管高比例外国人,从商业版图股权构图,司马南一一做了分析,并提出诸如“资不抵债,存在爆雷风险”、“拖欠供应商千亿级货款”、“外国高管过多,信息可能不安全”以及“涉嫌国有资产流失”等一系列质疑。

  司马南提出的一系列质疑相当尖锐,对某想来说,不应或不回应都非常头疼。有人说,司马南只是个“跳梁小丑”,某想搭理司马南纯属多余,这种人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,如果能不搭理,某想吃饱了撑的找司马南公关?

  舆情汹涌,某想拒不回应肯定是不行的,至少会给人“做贼心虚”的感觉,但回应同样很有难度。有一说一,如果好回应的话,某想早就回应了,真当某想的法务是吃干饭的啊?

  眼看某想左右为难,有人说司马南“扣帽子、抓辫子”,目的是“要整死某想”。这就很小儿科了,也是公知的一贯思路,就是用“扣帽子、抓辫子”的方式污蔑别人“扣帽子、抓辫子”。如果司马南真的只是“扣帽子、抓辫子”,某想还至于左右为难?  

1.jpg

  在前后七期视频中,司马南给出了大量的数据和图表,要事实有事实,要逻辑有逻辑,难怪有人会说司马南点了某想的“死穴”,更要命的是,数据和图表全都来自公开信息,很多还是来自某想自己公开的信息,想抵赖都抵赖不了。

 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,奉劝为某想辩护的人在辩护前先掂量掂量,你要真看不下去了,那就直说司马南哪里错好了。如果不方便公开的说,就私下给某想支招,某想同样会感激不尽的,在那绕圈圈扣帽子,只会给某想帮倒忙。

  司马南有没有要“整死某想”,我们肯定是不知道的。如果司马南所摆的事实,所讲的道理足以“整死”某想,那错不在司马南,只能说某想本就该死。

  现在,对某想来说,最理想的就是公开回应,通过摆事实、讲道理的方式广而告之司马南错了,不仅能说司马南错了,还能证明司马南哪里错了,为什么错了。如此,舆情铁定瞬间反转,某想还是那个“根正苗红”的“民族企业”。

  如果不能证明司马南错了,那退而求其次,某想至少需证明司马南部分错了,为什么错了,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,那某想大概就真的要蒙羞了,就算某想的电脑照卖,高管的高薪照拿,但“社死”恐怕是跑不掉的。

  如果仅仅是“社死”也就罢了,问题是“国有资产流失”这样的质疑如果不说清楚,那始终会是悬在某想头上的一把刀。恕我直言,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是没有模糊的空间的。

  有人质疑,就有人辩护。有人就认为,某想的可能存在的“国有资产流失”属于“原罪”,如果“反过来追究(‘原罪’),甚至形成一个运动,将会对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造成打击,增加他们的不安全感”。

  按照此人说法,“原罪”大概是不能算罪的。敢问此人,如果“原罪”不算罪,那是不是所有的国有资产流失都不用追究了?还是有些需要追究,有些不需要追究,区分的标准又是什么?

  不担心“国有资产流失”,却担心对可能造成“国有资产流失”的“企业家”的“积极性造成打击”。恕我愚钝,这逻辑我无法理解,无法接受。

  事实上,“原罪”的说法并不新鲜。早在2013年“潘任美事件”曝光后,就有人找司马南“和谈”,请求统一口径将“潘任美事件”中涉及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归结为“原罪”。当年司马南就没接受“原罪”的说法,现在又怎么可能接受呢?就算司马南接受了,估计稍微有点正义感的中国人都不会答应的。

  某想的瓜越吃越大,各色人物次第登场。真理越辩越明,如果说司马南是“反方辩手”的话,我是很期待出现旗鼓相当的“正方辩手”的——你司马南不是质疑某想嘛,我就支持某想,我支持某想基于以下事实……

  这样的“正方辩手”就算最终败下阵来,那也是令人尊敬的,至于上来就对着司马南“扣帽子、抓辫子”的大小公知,不提也罢。

「 支持乌有之乡!」

乌有之乡 WYZXWK.COM

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。
帮助我们办好网站,宣传红色文化!

注: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,侵删!
声明: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观点——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:蜗牛

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,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

收藏

心情表态

今日头条

最新专题

抗美援朝70周年

点击排行

  • 两日热点
  • 一周热点
  • 一月热点
  • 心情
  1. 司马南扔出第八颗炸弹,会不会撕开一道口子?
  2. 咦,这几个法官怎么了?
  3. 安阳狗咬人事件向纵深发展,王新刚更多罪行被曝光,谁是保护伞?
  4. 说说“五六七八九”
  5. 老田:关于对毛教员的评价与革命制造者问题
  6. 是柳传志的问题,又不全是柳传志的问题
  7. 说什么很重要,不说什么也很重要
  8. 满门忠烈良心想,教父何时灭司马!
  9. 说话中肯胡锡进,眼界开阔白岩松
  10. 风起于青萍之末!中国要做好面对复杂严峻国际局势的准备!
  1. 关于新《决议》中的错误与问题
  2. 柳传志女秘书召见司马南?
  3. 决议公布后,青年们在评论区高呼“毛主席万岁”!
  4. 司马南一己之力挑联想,舆论场一片沉默两不帮
  5. 付牛石:谁才是毛主席志同道合的战友?
  6. 批判买办资本家,怎么就不行了呢?
  7. 司马南扔出第八颗炸弹,会不会撕开一道口子?
  8. 吴铭:谈谈中国的巨额负债问题
  9. 老田:从庞灵杀人案回顾1968年那份“最有温度的判决书”
  10. 韩东屏:站在世界历史的高度看毛主席
  1. 为什么在儿童接种新冠疫苗问题上必须慎之又慎?!
  2. 陈先义:情况正在起变化
  3. 一场特别的顶级高层会议
  4. 朱江:林彪元帅眼里“几十年的历史”,你同意吗?
  5. 关于新《决议》中的错误与问题
  6. 毛主席论“诗”:诗也是一个严肃的东西,要字斟句酌
  7. 叶方青:对第三份决议,谈几点看法
  8. 吴铭:呼吁以叛国罪严惩胡球编!
  9. 吴铭:形势正在向有利的方向发展
  10. 柳传志女秘书召见司马南?
  1. 愚公移山: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最好的礼物
  2. 【满屏“毛主席万岁”】他们的年龄是:16岁、18岁、19岁、20岁……?
  3. 捍卫毛主席就是捍卫社会主义事业的正确方向——范景刚2017年1月20日答日本《朝日新闻》记者
  4. 关于新《决议》中的错误与问题
  5. 以身试药,背女儿送外卖,底层人的生存空间还有多少?
  6. 狗咬人,安阳王!留下三大疑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