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文章 > 历史 > 历史视野

贪污2205亿的韩国前总统死了

血钻故事编辑部 · 2021-11-24 · 来源: 血钻故事
收藏( 评论() 字体: / /

  11月23日早上八时许,韩国第11、12任总统全斗焕在首尔延禧洞的私宅去世,享年90岁。

  现任总统文在寅表示,不会前往吊唁,也没有国葬。

  上个月26号,全斗焕的战友、第13任总统卢泰愚病逝,那天也是两人共同的老板、第5-9任总统朴正熙被刺杀42周年的忌日。

  从1961年朴正熙发动“五一六政变”推翻第二共和国开始,到1979年全斗焕发动“双十二政变”突入第五共和国,再到1988年卢泰愚施展手腕,用“政治奇迹”开启第六共和国至今,韩国走过了重整山河、文化远航的六十年。

  1990年,为避风头而出家的全斗焕,决定还俗,孰料,安生日子没过几年,新总统金泳三上台后,主导了对全斗焕的清算工作,并以他贪污了2000多亿韩元等罪名实行抓捕和指控。

  作为执政者和罪人,全斗焕的第五共和国时代塑造了今天的韩国。

  1

  总统

  1931年3月,全斗焕生于韩国庆尚南道陕川郡的一个农民家庭,他的父亲全祥佑有点儿文化,当过村长。适逢日据时期,为了帮深陷赌债的村民提供担保凭证,全祥佑把祖上的土地都给当了。

  等到想要回土地时发生了争执,全祥佑把一个日本警察推下了悬崖,捅了大篓子只好携家带口逃到中国的吉林省躲了两年风头,全斗焕也因此晚上了两年小学。

  光复后,全斗焕进入大邱工业中学,由于在校期间成绩不佳,他毕业后第一次报考陆军士官军校都没通过文化课,补考了一回才成为陆军士官军校第11期学员,同宿舍的兄弟里,就有小他两岁的卢泰愚。  

1.jpg

  全斗焕与朴正熙

  幼年的颠沛经历,练就了全斗焕厚脸皮的性格,他在士官学校受训时,是足球队的门将兼队长,当时正值朝鲜战争期间,供给不足,每日三餐只是杂粮饭、豆芽汤以及泡菜,学员们经常吃不饱饭,每逢周日练球,全斗焕就带着队员们到校长李圭东将军家里蹭一顿饱饭,还顺手把将军的女儿、当时在镇海女中读二年级的李顺子“拐”到了手。

  天生丽质、小麦肤色的李顺子被称为“菲律宾公主”,可她偏偏看上了长相老成,外号“大叔”的全斗焕,在板门店当排长的“大叔”给“公主”的情书曝光两人的恋情后,李顺子经常被叫到校长办公室挨训到流泪。

  为了和全斗焕结婚,考上梨花女子大学医学院的李顺子放弃了学业,还考取了美容师资格自谋生计。1958年1月,28岁的全斗焕与20岁的李顺子在大邱第一礼堂举行了婚礼,婚后全斗焕作为韩国空降兵首批预备教官,被派往美国受训,回国后担任训练后备军官的教官。  

2.jpg

  全斗焕、李顺子夫妇

  出手大方的全斗焕在军中追随者甚众,看到有军官抢吃配给的粮油,全斗焕就趁着酒过三巡,“抢”过长官们的钱包,把钱分给吃亏的下级军官,后来担任保安司令的时候,遇上前来“进贡”的企业家,全斗焕毫不避讳地当着人打开装钱的信封,一边吐槽“气量不大嘛,只有500万韩元啊!”一边随手分给部下。

  1961年,朴正熙少将带着侄女婿、陆军士官学校8期的金钟泌发动军事政变,夺取了政权。积极支持朴少将的全斗焕成为其亲信,被委以国家重建最高会议长室民情秘书官的重任,随后被调到首都警备司令部第30警备营任中校营长,直接负责戍卫青瓦台。

  1964年3月,全斗焕与卢泰愚等陆士11期的兄弟成立了秘密组织“一心会”,并出任会长,这个忠于朴正熙的军官组织日后成为了拥全斗焕上位的重要力量,在总统红人全斗焕的运作下,一心会成员遍布重要部门,比如11期同宿舍的金复东当上了大韩矿业社长,12期的朴世直当过首尔特别市市长……

  此后,全斗焕的仕途堪称平步青云,1970年11月,他被晋升为“白马师”第29团团长,赴越南参战一年后晋升准将,是陆士11期毕业生中第一批当上将军的人。几年后,朴正熙把他安排到身边,破格提拨为保安司令部司令官。

  1979年10月26日,“南山部长”金载圭在宫井洞宴会上冲冠一怒,用手枪击毙了总统身边的谗臣、青瓦台警护室长车智澈,还处决了主张对反对派和示威民众强硬的朴大统领本人,制造了震惊韩国的10·26事件。

  干完大事的金载圭声称事态紧急,要求总理崔圭夏颁布戒严令,他在情急之下把底牌都撂了,大声喊道,“总统是我杀的,我背后有美国!”

  国防部长卢载铉跟陆军参谋总长郑升和闻听此言,当即密令陆军保安司令全斗焕逮捕金载圭,这正中他的下怀,心怀大志的全将军马上召来车智澈的嫡系部队头目全成钰、陆军九师师长卢泰愚、二十六师师长裴贞道等,在陆军本部另立临时指挥所,监视着郑升和、卢载铉等人,他要先为朴大统领报仇雪恨,再入青瓦台登上大位。

  1979年12月12日,全斗焕调动武装部队,突袭了郑升和官邸,与此同时,调遣首都军和卢泰愚的第九师进入汉城,封锁汉江桥,包围总统府,一切仿佛五一六政变的重演,只不过,这一次的主角不是朴正熙,而是他的“徒弟”全斗焕。

  全斗焕“照抄”朴正熙的作业,看似得了个满分,然而这场“双十二政变”的结尾无比漫长,从审判金载圭起就横生枝节,韩国各地的律师精英都涌进汉城,自愿为其免费辩护。

  本以为能快刀斩乱麻的全斗焕只得挥起大棒,指使汉城军事法庭速判速杀,此举招致了蔓延全国的示威抗议,不仅各大城市的大学生征集签名,金大中、金泳三等在野党领袖也亮相演讲。

  1980年5月17日,决定不再忍耐的全斗焕颁布“非常戒严令”,宣布停止一切政治活动,关闭所有大学院校,逮捕学生领袖金大中。

  非常戒严令颁布当晚,金大中的家乡光州市三万多名学生举行火炬游行,示威群众用石块、钢管、棍棒、燃烧瓶、刀子等武器,同全副武装的军警作战。

  5月20日,光州市倾城出动,光州附近的农民以及大批汉城学生赶来支援,示威群众打开军械库,夺取大量武器,向前来镇压的伞兵部队还击,21日,愤怒的人群抬着死去的人的尸体上街游行,从高楼上架起机枪向军警扫射。当晚,全斗焕的“防暴警察”被迫撤到市郊。

  军头全斗焕濒临疯狂,在5月24日下令绞死金载圭等人,转头就去镇压光州的民众,27日清晨,全斗焕的特战队和二十师等一万七千多名士兵以及一百二十辆坦克,数百辆装甲车,几百门重炮,甚至导弹,向光州开始了总攻。

  据说,为了尽快“解决问题”,部队的长官们给饿了两天的特战队员喝放有兴奋剂的酒,刺激起他们的兽性,然后驱使他们进城“平叛”。

  刀光剑影,血肉横飞,据1996年汉城地方法院调查公布,光州事件实际死亡人数为200余人,伤者2000余人。

  踏着森森尸骨,全斗焕坐上了青瓦台的宝座,第五共和国拉开了帷幕。

  2

  经济

  全斗焕上台后的首要问题是经济,1980年韩国GDP的增长率是负6.2%,国际贸易逆差达到140亿美元,这是自板门店停战以来的最差表现,再加上“第二次石油危机”的冲击,物价飞涨,企业倒闭潮和工人失业潮让韩国社会陷入更大的动荡。

  危难之时,对经济一窍不通的全斗焕找到了经济学家金在益,当时全斗焕可谓“声名狼藉”,学者们都避之不及,唯独金在益觉得这是个机会,因为在论资排辈文化严重的韩国,理论深厚但资历不够的金在益要想出头,唯有“主动请战”,他每天到府邸给全斗焕讲两个小时的经济课,通过图表把复杂的经济学定义讲得深入浅出。  

3.jpg

  金在益与全斗焕

  决定进行经济改革的全斗焕,请金在益出任总统秘书室经济部长,并对他说,“不用什么废话,在经济上,你就是总统!”

  有了全斗焕的力挺,金在益带领经济改革小组大展拳脚,制定了停战后的第五个五年计划,政策重点包括“大力整治结构性通货膨胀,将年物价涨幅控制在10%以内”;“增加储蓄,确保年均7-8%的经济增长率”;“扶植在国际市场上有竞争力的优势产业”;“对所有土地进行电脑管控,从源头上遏制房地产投机,严格制定公寓购买制度”等。

  几剂猛药下肚,韩国经济被金在益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,通货膨胀被有效遏制,电子、半导体、汽车等产业发展迅猛,然而天妒英才,因为一场意外袭击,金在益没有看到五五计划完成的那天。

  1983年,为了争取1988年夏季奥运会的举办权,全斗焕接连访问西南亚及大洋洲的几个国家,韩国积极的外交之旅引起了北方的担忧,于是酝酿了一起针对他的暗杀行动,最终目标是成功之后,引发韩国社会的革命,借此一统江山。

  当年10月,全斗焕抵达缅甸仰光访问,行程中安排了到缅甸国父昂山之墓参拜,北方特工提前在目的地埋好了炸药。

  行动当天,全斗焕的警卫对墓地进行了检查,没有发现可疑之处,就在离“成功”只差一步的时候,北方特工误把韩国驻缅甸大使的车当成是全斗焕的车,引爆了炸弹,当场炸死了16名陪同访问的韩国官员,晚到两分钟的全斗焕幸免于难,但他永远失去了经济首席顾问金在益。

  金在益身故后,韩国开发研究院院长司空一接棒经济首席秘书之位。据报道,全斗焕看电视的时候,正好看到司空一用流利的英语跟世界级经济学家、凯恩斯学派领导者之一保罗·萨缪尔森对谈,就把他召进了青瓦台。

  司空一也没有让全斗焕失望,在后五五计划时期,他坐上了增长、物价和国际收支的三只火箭,完成了金在益的未竟之志,实现了韩国经济的逆袭,使韩国的储蓄率有史以来首次超过投资率,中产阶级迅速壮大,失业率下降到2.5%的超低水平,通货膨胀由1980年的29%下降到个位数。

  多年之后朴槿惠上台,韩国经济陷入疲软,不甘寂寞的全斗焕向媒体追忆往昔光荣岁月,“如果像司空一那样懂经济的人能当总统就好了。我不太懂经济,有司空一那样的人辅佐,我想把经济搞坏都搞不成。”说到这儿,他话锋一转,“对于朴槿惠总统,她是个对经济连屁也不懂的人。”  

4.jpg

  全斗焕与朴槿惠

  在经济学家的改革之外,全斗焕也进行了自己的“改革”,为了让民众少上街抗议,他推行了名为“3S(Sports、Sex、Screen)”的政策,试图用娱乐转移民众的注意力,以至八十年代韩国情色电影得到了发展,流行文化方面也为九十年代爆发的“韩流”打下了基础,但是对全斗焕自己而言,他还是未能在政治漩涡中全身而退。

  3

  阶下囚

  执政7年,全斗焕虽然把韩国经济拉回正轨,但也犯下了贪腐巨案,他把朴正熙时期的中央情报部改组为国家安全企划部,将便衣警察混入高校,监控民众言行,每当发现威胁他统治的人,就将其抓起来严刑拷打,甚至灭口。

  据统计,全斗焕执政7年间逮捕的人数是朴正熙时代逮捕总数的10倍。

  1987年,发生了首尔大学生朴钟哲水刑致死案,愤怒的民众要求全斗焕亲自谢罪,一系列愈演愈烈的示威抗议最终敲响了第五共和国的丧钟。

  随着奥运会临近和百万民众走上街头,全斗焕承担不起再爆发一次光州事件的代价,为保身家性命,他只能寄希望于自己“钦定”的继承人卢泰愚,全斗焕宣布接受“六二九民主化宣言”,并在1988年2月如约卸任,主动走出了青瓦台。

  卸任刚两个月,全斗焕弟弟全敬焕就贪腐案发,收受数百亿韩元被判七年徒刑,拔出萝卜带出泥,全斗焕的堂兄全淳焕、堂弟全禹焕、内弟李昌喜、妻叔李圭升、连襟洪淳斗、外甥金永道、岳父李圭东全都大搞权钱交易,激愤的民众要求彻查全斗焕家族的腐败窝案。

  全斗焕为避风头,发表了谢罪声明,捐出个人财产和剩余的政治资金139亿韩元,并辞去民主正义党名誉总裁职务,他离开廷禧洞的豪宅,带着李顺子到百潭寺过隐居生活,对外宣称“反思自己的罪过”。

  百潭寺是一座千年古刹,坐落于韩国雪岳山的密林深处,全斗焕“出家”当日,数千名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守卫在寺院四周。傍晚时分,全斗焕和李顺子乘坐高级轿车而来,早有长老在寺门口迎接。

  全斗焕面对长老,双手合十,说道,在下罪孽深重,愿在长老门下每日祷告,为我执政时牺牲的亡灵忏悔。

  佛法慈悲,但人世间的法,却不容情。  

5.jpg

  卢泰愚任期结束,金泳三就任总统,民间再次响起清算全斗焕和一心会的呼声。1995年11月,全斗焕和卢泰愚相继被捕,罪名是筹集和侵吞秘密政治资金。全斗焕不服,他控诉自己身穿囚服是金泳三的政治报复,还进行了绝食抗议,并在法庭上坚称自己无罪。

  1996年3月11日,全斗焕和卢泰愚被控犯有“军事政变和内乱罪”,双双被押上法庭。两个前总统,一对重刑犯,同宿舍的老同学,手牵手接受审判。  

6.jpg

  同年8月,汉城地方法院以主动参与军事叛乱和内乱罪、谋杀上司未遂罪及受贿罪,判处全斗焕死刑,卢泰愚22年6个月有期徒刑。在二审判决中,全斗焕由死刑减为无期徒刑,追缴2205亿韩元(约12亿人民币),卢泰愚则改判为有期徒刑17年,减刑5年6个月,追缴2628亿韩元。

  1997年12月,即将卸任的总统金泳三在征得候任总统金大中同意后,赦免了全斗焕和卢泰愚,当时韩国经济泡沫破裂,濒临国家破产,特赦两个前总统,以期团结各界共同应对金融危机。

  特赦后,韩国检方没有停止对全斗焕追缴金的追讨,但全斗焕以无赖的态度对法院说,“存折里只有29万韩元”,遭到民众唾骂的同时,全斗焕孙女的婚礼却在首尔的豪华酒店举办,3小时的花费就高达数亿韩元。

  据韩国媒体报道,全斗焕敢说自己只有29万韩元,是因为他把钱都“藏”到了儿女手里,其直系家族财产预估达2400亿韩元。

  全斗焕夫妇育有三儿一女,其中长子全宰国的财产达990亿韩元,次子全宰庸97亿6000万韩元,三子全宰万1241亿8000万韩元。同时,其长女全孝善拥有财产62亿4000万韩元,而其夫人李顺子的财产达40亿韩元。

  2013年,韩国检方对全斗焕夫妇的子女及其配偶等10多名亲属和姻亲以及亲信等共20多人,采取了禁止出境的措施。

  其后几年,全斗焕的子女多次在公开场合低头认错,并表示会补齐罚款,但是,截止到全斗焕去世,2205亿韩元的罚款,仍然有956亿尚未缴清。

  4

  “赎罪”

  先走一步的卢泰愚留下了谢罪的遗言,“愿虚心接受自己的命运,很荣幸曾经有过为大韩民国和广大国民服务的机会,虽然已经尽力做到最好,但仍有一些欠缺并犯下了几处错误,请求大家深切的宽恕”。

  而全斗焕直到生命最后也毫无悔意,在生命的最后十年间,他曾多次为自己辩解,2016年,全斗焕在接受杂志采访时说,“我与光州事件无关,作为一名军人,我看到这个国家处境艰难,我不得不成为总统,因为别无他法。我并不想成为总统。”  

7.jpg

  据韩国国立墓地法规定,因弹劾或惩戒遭到罢免的人,不得葬入国立墓地。因此,卢泰愚的骨灰无法入葬显忠院的国立墓地,在首尔奥林匹克公园的告别式上,歌手仁顺伊演唱了追悼曲《手拉手》,这首歌也是1988年汉城奥运的主题曲,当时卢泰愚是体育部长,他曾从日本人手里拿下了奥运会的举办权。

  八年后,全斗焕和卢泰愚手拉手站上被告席,二十五年后,两人又手拉手一起告别世界,改变过韩半岛的三位军人出身前总统终于在他界聚首,而现任大统领文在寅的总统期限也即将到期,韩国这艘船又驶入了彷徨海域。

  END

  本文作者:东木褚,血钻故事高级主笔

  本文编辑:哲空空,血钻故事主编

  部分参考资料:

  1《文在寅或不向前总统全斗焕致哀》,韩联社

  2《韩国前总统全斗焕去世:被审判的“独裁者”的一生》,澎湃新闻

  3《卢武铉之死:理想与冲突》,三联生活周刊

  4《韩前总统全斗焕去世 九十载浮沉终遭唾弃》,韩联社

  5《韩前总统全斗焕被抄家 被指1672亿韩元非法财产未上缴》,南方周末

  6《前总统全斗焕:原想连任又怕欲罢不能》,朝鲜日报

  7《获赦前总统死后能葬入国立墓地吗?》,东亚日报

  8《前总统卢泰愚最后的遗言:请大家宽恕我》,中央日报

「 支持乌有之乡!」

乌有之乡 WYZXWK.COM

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。
帮助我们办好网站,宣传红色文化!

注: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,侵删!
声明: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观点——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:蜗牛

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,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

收藏

心情表态

今日头条

最新专题

抗美援朝70周年

点击排行

  • 两日热点
  • 一周热点
  • 一月热点
  • 心情
  1. 付牛石:谁才是毛主席志同道合的战友?
  2. 如果巧合到这种程度,那该猖狂到何种地步
  3. 司马南扔出第八颗炸弹,会不会撕开一道口子?
  4. 吴铭:正名问题
  5. “安阳王”前传之“王”的女人
  6. 咦,这几个法官怎么了?
  7. 安阳狗咬人事件向纵深发展,王新刚更多罪行被曝光,谁是保护伞?
  8. 说说“五六七八九”
  9. 是柳传志的问题,又不全是柳传志的问题
  10. 某想为何不敢正面回应司马南,或者告人诽谤?不禁让人产生许多联想!
  1. 关于新《决议》中的错误与问题
  2. 叶方青:对第三份决议,谈几点看法
  3. 柳传志女秘书召见司马南?
  4. 决议公布后,青年们在评论区高呼“毛主席万岁”!
  5. 司马南一己之力挑联想,舆论场一片沉默两不帮
  6. 批判买办资本家,怎么就不行了呢?
  7. 付牛石:谁才是毛主席志同道合的战友?
  8. 吴铭:谈谈中国的巨额负债问题
  9. 老田:从庞灵杀人案回顾1968年那份“最有温度的判决书”
  10. 韩东屏:站在世界历史的高度看毛主席
  1. 为什么在儿童接种新冠疫苗问题上必须慎之又慎?!
  2. 陈先义:情况正在起变化
  3. 一场特别的顶级高层会议
  4. 朱江:林彪元帅眼里“几十年的历史”,你同意吗?
  5. 关于新《决议》中的错误与问题
  6. 毛主席论“诗”:诗也是一个严肃的东西,要字斟句酌
  7. 叶方青:对第三份决议,谈几点看法
  8. 吴铭:形势正在向有利的方向发展
  9. 吴铭:呼吁以叛国罪严惩胡球编!
  10. 柳传志女秘书召见司马南?
  1. 愚公移山: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最好的礼物
  2. 【满屏“毛主席万岁”】他们的年龄是:16岁、18岁、19岁、20岁……?
  3. 捍卫毛主席就是捍卫社会主义事业的正确方向——范景刚2017年1月20日答日本《朝日新闻》记者
  4. 关于新《决议》中的错误与问题
  5. 印共(毛)游击队在警察的斗争中出现重大伤亡
  6. 狗咬人,安阳王!留下三大疑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