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文章 > 经济 > 经济视点

说说“五六七八九”

祁建平 · 2021-11-23 · 来源:原创
收藏( 评论() 字体: / /
为了发展私营经济,可以丧失原则,丧失科学的态度,信口雌黄,只能留下历史笑柄。

  一个时期以来,“五六七八九”的说法甚嚣尘上,在一个本应该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国家里,一些人公然标榜私营经济的所谓“贡献”。抛开政治上这样做正确与否不谈,单从“五六七八九”本身来看,就是极端片面的,不科学的,是根本站不住脚的。

  一看“量”。私营企业占企业数量的90%以上,被一些人吹捧为一种成就,果真如此吗?不错,单纯从数据看,1992年,我国私营企业数量为13.9万户,2002年增加到243.5万户,2012年又增加到842.51万户,到2018年底,私营企业进一步增加到1561.4万个,占全部法人单位的84.1%。但这仅仅是问题的一个方面,而另一个方面却是国营企业被改革、被挤压,国有经济总量大幅下降。叶剑英在《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》中提到:当时全国仅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就达到三十五万个,然而到2018年底,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结果,所有国有企业加在一起只有7.2万个,只占全部企业法人单位的0.4%。站在纯数学的角度看,这些年来,如果是在三十五万国营企业的基础上,私营企业发展到1561.4万个,这才是真正的增加,然而事实正好相反。这说明什么?只能说明,私营经济量的扩张是以牺牲国有经济为代价的,或者说是通过有计划、有步骤地“改革”国有经济,打压国有经济,为私营经济“开辟”生存发展空间的。如果不这样做,在已经确立生产资料公有制的主导地位的中国,私营经济是根本发展不起来的,因为历史事实是,私营经济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名声是很臭的。而在这个过程中,有多少人打着“对国有企业进行战略性改组”和“公有制多种实现形式”的名义,把巨量的国有资产通过不正当手段贱卖掉、侵吞掉,化公为私,这恐怕是一个天大的“黑洞”。最近被司马南揭露出来的联想问题,也只是冰山一角。如今有些人不顾事实,只说私营经济总量有多少,这是对历史的枉顾和愚弄。

  二看GDP。“贡献了60%”的GDP,是一些人为私营经济摇旗呐喊的又一大理由。这些人只看到私营企业贡献的所谓“GDP”,而从来不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GDP。事实上,伴随着私营经济崛起而来的,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假冒伪劣泛滥,这种情况在以国有经济为主体的时期,是很少见的。2002年7月,时任国务院总理就说过:“现在假冒伪劣商品泛滥横行,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,许多东西不能让人放心。有的在大米中掺工业油,在酱油里掺甲醛、“毛发水”;有的在白糖里掺吊白块,吊白块有毒,是致癌物质。还有“黑心棉”、“地沟油”、注的是阴沟的污水。“黑心棉”这个名字起的很准确,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,外面一个套子很漂亮,里面用的是废棉花”。从原国家质检总局2002年到2014年的产品质量监督抽查数据,也可以看出一个明显的现象,这就是大型企业的产品合格率高于中型企业,中型企业的产品质量合格率高于小型企业。2002年,大型企业的合格率为95.1%,小型企业的合格率为67.6%;2014年,大型企业的产品抽样合格率为95.3%,小型企业为86.3%。而人所共知的是,大型企业中很少有私营企业,而中小型里集中了绝大多数的私营企业。这是在生产领域,在金融领域,一个“校园贷”坑害了多少孩子?非法集资、非法吸收存款、非法融资又搜刮了多少老百姓的钱财;在房地产领域,又给这个社会挖了一个多大的“坑”,所有这些,大概都要计算在GDP之内的。

  三看就业。无可争议的事实是,在大规模国有企业改革之前,我国职工基本上在国有单位就业,在国有和大集体单位就业占到城镇劳动就业的60—70%以上。然而,一些人就是看不惯中国老百姓享受着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就业,污蔑这种就业是“大锅饭”、“养懒汉”,咬牙切齿地高喊打破“大锅饭”、“铁饭碗”,让绝大多数中国劳动者端上“泥饭碗”,让国有企业职工由国家主人变为雇佣劳动者,而他们自己却端着“铁饭碗”、“金饭碗”。他们在拼命打压国有企业,老百姓不得不在私营企业就业的情况下,却把私营经济吸纳了80%的城镇劳动就业,作为一种成就来炫耀,实在是强词夺理,厚颜无耻。即使是就业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就业?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大多数私营企业不给员工缴养老保险、医保、社保几乎成了一种“潜规则”,这种就业怎么能与在国有单位就业相比?只说就业,不谈就业质量,本身就很偏颇,很不正确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国有企业改革中,许多地方大肆推行“下岗分流、减员增效”,置中央“职工下岗后要发给生活费、并给代交养老、医疗保险”的规定于不顾,采取“买断工龄”的方式,把下岗职工推向市场、推向深渊。那些国有企业职工下岗后本来生活就十分艰难,还要背负养老、医疗负担,让他们的生活雪上加霜,极为悲惨,有的因生活不下去选择自杀,成为新中国历史上的一大悲剧。

  至于私营企业贡献多少税收、有多少技术创新成果,同样是强词夺理,蛮横无比。一方面要打压国有企业,千方百计减少国有企业,另一方面还要让国有企业的税收、技术创新成果超过私营企业,世界上哪有这样的道理?按照这种逻辑,过去的国有企业好像都没有税收、都不搞技术创新,这是事实吗?显然不是。

  为了发展私营经济,可以丧失原则,丧失科学的态度,信口雌黄,胡言乱语,只能留下历史笑柄。当然,写这篇文章,不是反对发展私营经济,而是反对不顾事实地夸大私营经济的贡献,更是反对不顾一切地鼓励和发展私营经济。况且,一个尚且戴着“社会主义”帽子的国家,居然为私营经济的发展沾沾自喜,不知道这些人心里是不是还有《宪法》?一个以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为主体的经济制度,凭什么还叫社会主义?不知道那些头上还戴着“共产党员”光环的人,在为此献弹冠相庆的时候,他们是不是应该感到脸红!

「 支持乌有之乡!」

乌有之乡 WYZXWK.COM

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。
帮助我们办好网站,宣传红色文化!

注: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,侵删!
声明: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观点——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:朱旄

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,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

收藏

心情表态

今日头条

最新专题

抗美援朝70周年

点击排行

  • 两日热点
  • 一周热点
  • 一月热点
  • 心情
  1. 如果巧合到这种程度,那该猖狂到何种地步
  2. 倒拨垂杨柳
  3. 死磕某想 司马南又在“找死”?
  4. 吴铭:正名问题
  5. “安阳王”前传之“王”的女人
  6. 谁才是毛主席志同道合的战友?
  7. 申鹏:联想不是“组装厂”
  8. 孤独的司马南
  9. 某想为何不敢正面回应司马南,或者告人诽谤?不禁让人产生许多联想!
  10. 孙锡良:我或许也是条狗
  1. 关于新《决议》中的错误与问题
  2. 叶方青:对第三份决议,谈几点看法
  3. 柳传志女秘书召见司马南?
  4. 决议公布后,青年们在评论区高呼“毛主席万岁”!
  5. 司马南一己之力挑联想,舆论场一片沉默两不帮
  6. 李玲教授:把民生问题搞成“四座大山”的根子就是新自由主义
  7. 批判买办资本家,怎么就不行了呢?
  8. 吴铭:谈谈看法
  9. 吴铭:谈谈中国的巨额负债问题
  10. 韩东屏:站在世界历史的高度看毛主席
  1. 为什么在儿童接种新冠疫苗问题上必须慎之又慎?!
  2. 陈先义:情况正在起变化
  3. 一场特别的顶级高层会议
  4. 朱江:林彪元帅眼里“几十年的历史”,你同意吗?
  5. 关于新《决议》中的错误与问题
  6. 毛主席论“诗”:诗也是一个严肃的东西,要字斟句酌
  7. 叶方青:对第三份决议,谈几点看法
  8. 吴铭:形势正在向有利的方向发展
  9. 李玲:为百年大党的成熟和智慧点赞——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学习体会
  10. 吴铭:呼吁以叛国罪严惩胡球编!
  1. 愚公移山: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最好的礼物
  2. 【满屏“毛主席万岁”】他们的年龄是:16岁、18岁、19岁、20岁……?
  3. 捍卫毛主席就是捍卫社会主义事业的正确方向——范景刚2017年1月20日答日本《朝日新闻》记者
  4. 关于新《决议》中的错误与问题
  5. 资本下乡赚得欢,打工人命丧打工路
  6. 【必须封杀】摄影师陈漫辱华、反社会主义,这都是什么牛鬼蛇神?!